A-A+

心魔

假期時段,收到了朋友陳瀾的邀請,最終我們釘在了南寧萬象城碰面。

陳瀾和c是同姓不過倆個人很不相同。陳瀾比較溫和,c可能是因為練武的,整個人看上去比較剛,我曾親眼看到c輕而易舉制服了比他高半個頭的壯漢,身手了得一點都不吹噓。

我曾好奇的研究過,平常看上去沒什么特別的還不如健身房里出來的男人強壯,胳膊上的肉也是軟軟的,一發力就會青筋暴出,硬邦邦的捏不動,為此我抱著他的胳膊玩了很長一段時間。

而陳瀾只是單純的人高體壯,到是個非常陽光的朋友,只是很少有時間聚在一起,而且他過了飯點堅決不吃任何東西,最多吃些甜點和水果,按他說的是不愛吃甜食,我們連電影都沒一起看過。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上了去南寧南的動車,經過幾次轉線,到了萬象城門口,遠遠就看到陳瀾站在門口,T恤長褲掛個腰包等在哪里了。

我笑他如果再捧個花的話今天我就是女主角了,可惜他給我的回答是,花是送女友的。

我們邊走邊聊大致問候了這段時間生活如何,明年是否會回上海之類的話題,我帶著陳瀾去了CHANEL,我讓他在外面等我,我進去挑選一個禮物送人。

挑來挑去選了一只粉色唇釉,結完賬出來,陳瀾問我為什么只買一只,我說花不起,送人可以。

陳瀾又把我拉了回去告訴我:“你也給自己挑一只喜歡的顏色,我付。”

我詫異道:“你不是花都不舍得送嗎?怎的這一刻這么大方了。”他又回我說這意義不一樣,這個可以送。為了讓我們倆個不糾結了,我讓陳瀾請我喝茶。

廣西這么熱的天他點了一杯咖啡,看的我嘖嘖稱奇,還是杯熱的。

我索性和他開啟了玩笑模式,你大姨夫來了,這么熱的天喝熱咖啡。

陳瀾一本正經的說是習慣,幫我點了一杯去冰的檸檬茶,又換成了熱水泡的花茶。我們在休息吧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坐下來,還上了一盤水果拼盤。

陳瀾和c還有一個很大的區別就是陳瀾不管你是問他還是他回答你都是很認真仔細,開玩笑幾乎不存在,我取笑他:“你這么正經,怎么能有女朋友能,準備打一輩子光棍嗎?”

陳瀾看了我一眼,喝了口咖啡,用叉子叉了一塊火龍果:“有了,就不會正經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我承認我有點雷,我右手張開摸著鼻梁以下部位,這個動作說明我在思考,這還是陳瀾告訴我的是屬于我自己的習慣動作。

我突然覺得我對陳瀾的認識存在著一定的誤解,或者是我以前的認知不夠,這絕對是個老司機。

之后我們聊了一些關于在上海時的情況,我告訴陳瀾,他離開后我認識了一個新朋友c,關系不錯經常一起聊天,他和你都是廣東人。

陳瀾表示他經常看到我發朋友圈和c一起吃飯逛街看電影,難怪我胖了,隨后便責備了我,即便是和朋友出去,也不應該喝酒。

我就想到有一次c晚上請我去吃東西,我們倆分別點了倆個不同口味的三明治,還點了紅酒,我手殘發了個朋友圈,半夜里陳瀾給我發了條私信,問我在外面喝酒了?為此事陳瀾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認真的回答過我的話。

我說到只是象征性的抿了倆口,我是不舍的扔了49元一杯,剩下的全倒進c的杯子里去了,最幫我喝完的,好在沒浪費。

逃過這個尷尬的話題后,我告訴陳瀾c很不錯,我和他在同一家公司上班過,公司里有個女的比我大個四五歲這樣,有次我們出去辦事,下了些小雨,她在群里發信息讓c去打傘接她一下,當時c就坐在我旁邊一起吃早飯,。

那天我有點發燒,我問c你去接嗎?c說:“我和她很熟嗎?天天穿的露背漏腰的,自然有人搶著去接。”

果真,有其他人去接了,還是一直剛剛在打游戲叫都叫不動的人。

隨后那女的來的還特地瞪了我一眼。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挽著c的胳膊,她就跟吃了醋果子似得,話里話外都帶刺,我就先上了回去的地鐵,隨后c就過來了,告訴我,我走了以后那女的就往他身上湊,還拉他胳膊。

我問c之前沒見她這樣,怎么轉眼就變了,c回我,是因為上次一起吃飯不小心露富了,當天晚上就追著加他微信。我笑著問:“給我看看都聊了什么。”

c說:“小孩子看什么,我都不愿意理她。”

聽完后陳瀾給我加了一句:“小孩子不應該摻和大人之間的事。”一萬暴擊點,他絕不會吐槽你說的任何一件事情。

聊了一些七零八碎的事情后,陳瀾問我最近精神狀態怎么樣,又叫服務員點了一份水果盤,焦糖布丁和一些餅干換了一杯新的的花茶。

陳瀾和c都是我的好友,雖然都是相處時間不長,但都是正經朋友,而陳瀾是我知心好友,我遇到陳瀾的時候心情還不是很穩定,他對我的過去大致很了解了,而c也僅僅只知道我曾經多次自殺過,受過家暴這也許就是他們對我比對其他朋友要好些的原因吧。

聽到陳瀾問我,我從坐他對面換到坐他旁邊,我怕待會我說話聲音大了會打擾到其他人。我坐在他旁邊挽著他的胳膊。

“最近蠻好的,就是經常出現幻聽,聽到一些人在叫我,有時候像我媽媽的聲音有時候不知道是誰的聲音,喊我什么也聽不清,很嘈雜。”

“那幻覺呢?有沒有再出現過?”

“很久沒有再出現過了,只是我拿掉眼鏡的時候會恍惚間看到黑影?”

“惡夢呢?”

“還是有,經常夢到死尸,僵尸,還有會飛的頭,皺巴巴的老太婆還有帶著頭套的自己拿著一把水果刀一直追自己之類的。”

陳瀾讓我把以前的事從新再和他說一遍,按他的觀念,我之所以有這么幻聽幻覺噩夢,是因為小時候生活環境造成的心魔,而訴說就是緩解心病很好的辦法,因為我拒絕吃藥,而陳瀾是個無神論者。

從我記事的地方開始講,要講很長時間了。得從第一次割腕開始講。

“我已經記不得到底是幾歲了大約10歲左右吧小學5年級,第一次割腕是在爸爸媽媽吵架的時候,那天是爸爸在外面有女人被媽媽撞見隨后回家,我媽媽坐在大門口哭,我爸爸站在馬路對面坑著頭不說話,我記得很清楚周邊被圍了一群人,最記得的是他們臉上的笑。我爸爸給那個女人打了一個電話,那個女的隨后帶著另一個女的進了我的家,我問她進來干嘛,她看都沒看我一眼,摔了我家的鍋碗瓢盆然后走了,我哭的臉上只剩下眼淚了,我顫顫巍巍的走回大門前,看到媽媽坐在地上大哭,我當時很害怕,我就回到廚房,回到廚房后我看到了菜刀,我就去夠菜刀,那時候還沒桌子高,我就墊著腳尖去拿,拿到菜刀后,我就對著自己的左手腕割,我看見過電視里人割腕,可是當時我整個人因為哭泣哭的全身疲軟,拿起菜刀已經很費力了,我就把手腕放在凳子上,拿著菜刀在手腕上磨,一遍磨不開就倆遍,一直磨,我也不覺得疼,直到血流成深紅色我才停下來,我右手端著左手的手腕,血流過了我的左手滲透進了右手從指縫滴到了地上,就這樣我一路捧著手腕,走出廚房,過了三道門,來到了大門口,地上留下了我的血液,我舉著割開的手腕來到了媽媽面前,我伸出手腕給她看,媽媽立馬就不哭了,愣愣的看著我的手腕停了一會,一把抱著我哭了起來,隨后帶我去了醫院。醫院里的大夫是我的大伯,他問我媽為什么我會這么做,我媽媽淡淡的回了他一句,問孩子爸去。那段時間一直是媽媽在照護我,我不知道我爸爸去那了,我沒有關于他的記憶在那件事里。那段時間我帶著這個傷疤備受他人眼觀,我的老師曾經笑嘻嘻的問我,我的手腕是怎么了。”

“我爸爸是個家暴者,他經常毆打我媽媽,我而是最大的噩夢就是放學回家看到家里到處都是破碎的碗盤,已經翻到的桌子,爸爸不知所蹤,媽媽躺在床上發出疼苦的聲音,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這是我的噩夢,是每一個夜里我都害怕聽到聲音,那毆打我媽媽的的聲音和東西碎裂的聲音,我怕,我真的很害怕,哪怕我割腕,我爸爸也不會有絲毫手軟。他就是個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

“漸漸的我開始自殘,只要他們吵架。冬天里的一天夜里我脫掉外套只穿著單薄的內衣坐在鏡子前,用小刀割開自己的手腕,一道倆道,一共割開了13道為了不讓媽媽發現,我割開的很輕只是流出細血,伴隨這疼痛,還有無盡的寒冷,我就趴在桌子上半睡半醒的過了一夜,第二天結了疤,我會穿上襖子,我的襖子是緊袖口,我每動一下手腕處就會傳來鉆心的疼痛疤痕會從新裂開。后來變得不可自制,日復一日。數不清的傷疤代替這我心里的創傷浮現在世人眼前,其實換來的只有嘲笑。”

“數不清的家暴,最終將我的心徹底扭曲了,那年我爸爸離開家大約幾個月吧,突然回來了,他晚上進了我媽媽的房間,夜里房間里都沒開燈,我從自己的房間里走了出來手里持著一把剪刀黑燈瞎火的站在我媽媽的房間門口,我敲了敲門,我爸爸開的門,我移動不動的盯著他,最后還是媽媽把我抱回了房間,第二天我爸爸問我是不是想殺他,我沒否認,也沒回答他。那是我的本能。”

“小學6年級,有天夜里我在家睡覺,半夜我媽媽跑到我的房間,她披頭散發的做倒在地,我嚇醒了,隨后我爸爸進來了,一拳打在我媽媽的背上,我嚇的動彈不得,我媽媽被他抓著頭發拖回了后屋,等我聽到媽媽的慘叫的時候,才反應過來,我光著腳跑到后屋,看見我媽媽被打倒在地,我跪在我爸爸的面前,求他不要再打了,我爸爸一腳把我踢開了,我嚇的往樓下跑,哪里都好,快點離開這里,我剛下到樓梯,就聽見砰砰砰的聲音,媽媽就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了,我呆了,一個反身跑回了樓上后屋,我眼里看見的是我媽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口吐白沫。我這輩子都忘不了那一幕,那一夜我媽媽差點被打死,就在我的眼前。”

“初中的時候我爸爸不住家里了,但他常常會回來,每次回來我就感覺我自己是一根快要崩斷的弦,我買了很多的刀具放在家里的各個角落,此后的每一個日日夜夜我都活著的像個行尸走肉,”

他的罪行太多了,多到我已經不想再打下去了。

我說了很久,直到我聽到陳瀾在叫我,等我回過神來,我已經被陳瀾抱住了,因為我渾身都在抖,陳瀾要用他的手臂壓住我的胳膊,如果他不壓住我的胳膊我就會用指甲抓破自己胳膊的皮,陳瀾一只手壓著我的胳膊,一只手拿紙巾給我擦眼淚,我會自殘,在我情緒失控的時候,但是很奇怪,我不會叫喊,發不出任何的叫聲,可能是我兒時無論怎么樣哭喊 都不會減輕施暴者的施暴行為吧,所以我不會喊叫,自知沒用。

陳瀾一邊給我擦眼淚,一邊跟我小聲道歉的像哄小孩一樣,每次都是,而然每次我都回避這個事情,他都會無意有意從新把我引回這個問題,直到我失控。陳瀾告訴我,我在敘述的時候聲音會發生變化,最后聽到的就像一個小孩子的聲音,聽上去特別的無助惶恐和膽怯。

而每次哄人都是差不多的話,“沒事了,別怕,你爸爸不會再出現在你的身邊,你現在很安全,你已經離開了你的家鄉,你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有了新的開始,過去已經消失了,忘了過去,忘了那些痛,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每次等我如夢初醒時第一聽到的就是他的話,這更像是一個心理的暗示,幫我壓住我心里的心魔。之前到現在,每次在我情緒快失控的時候,我都會想起他的話,每次想自殘的時候,我就無形之中感覺到有人壓著我的手臂。

之后陳瀾讓我吃了些餅干和布丁,吃不完他會解決剩下的。等我情緒穩定后已經是下午了,我們聊了一些開心事情,陳瀾也跟我說了一些事情,并問我要不要一起吃晚飯,我回絕了,我定好了回程的車票,延誤不得,陳瀾表示自己要在南寧住一夜,今晚還有其他事情是走不了了,不然肯定會送我回去。最后陳瀾打了計程車,送我去了車站,路上叮囑我盡量不要在外面喝酒,因為我的情緒不是很穩定,想喝酒可以在家里喝。

回到住的地方已經是夜里了,我給陳瀾發了平安到達,陳瀾回了我消息早點休息。


一個神秘的微信公眾號:“XRecords”(復制搜索)

覺得文章不錯,打賞一下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 微信錢包掃一掃
安兒
作者: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中國靈異網
這個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沒有填寫個人說明。

推薦靈異事件

墓地上的宿舍

靈異事件,沒經歷過的,或許一輩子都不會經歷了,他們聽別人說這些靈異事件,最多是為了打發無聊時間,...

靈異故事(四十八)

09年10月的一天,我表大伯(就是以前跟老大他們一起踩自行車去玩的那位,他那時候是衛生局副局長)安排...

靈異故事(五十八)

1 聽朋友講的:以前有一“五保戶”(以前的叫法:孤寡老人、孤苦伶仃,無兒無女的貧困戶稱為“五保戶”),...

我所見過的異物

最近看到網友們都說見過沒有過的東西(動物怪物之類的)。我想起了自己也見過幾種稀罕物,下面我就說說...

風繼續吹

人生在世,總會經歷很多的事情,有的過去了就被遺忘了,可有些事雖然過去了,但那段回憶仿佛永遠停留在...

民間異事三則

第一則民間異事:古尸要喝水 小常就職新疆某博物館,負責看管古尸。 當天半夜時分,小常聽見陳列室里傳...

睡覺半夜聽到敲門聲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經歷過,這件靈異事件發生在一個周末晚上,那天女友在我家住,我家除我外還有我弟和我...
最新跟貼(有 1,817 人參加, 跟帖 8 條)
  1. 巴郎

    嗯。。。

  2. 無為

    你爸呀,這世上什么人都有,想開點,記住還有法律。

    • 白子翔

      法律由人而定,可管可廢,有實力,關系,權利的人,完全可以無視,甚至,法律對于他來說沒有什么卵用

  3. 空靈

    啰嗦的讓人不想看

  4. 玉芷蘭心

    為什么要讓你一遍遍回憶那些痛苦?!他真是你朋友?!

  5. 小宇宙

    文章沒看,卻遇到了南寧的你……身在他鄉的南寧人不禁感慨萬千

  6. 小宇宙

    看完了文章,才知道你是個苦命的女人,心里因為家暴留下了巨大的陰影,但是請你看在你可憐的母親份上,以后不要再自殘了,因為你是她最愛的人,看到你這樣她會非常難過的,虐待自己同時也虐了你媽媽的心,從今往后你心里會有一個小小的奧特曼,他會長大,你也會隨之慢慢的變強,相信自己

  7. 朵朵

    沒耐心看完

發表評論

1、請勿包含私人信息;2、靈友評論僅代表個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國靈異網同意其觀點。

时时彩后二复式稳赚技巧